□本報記者劉百軍
  這是一所特殊的醫院,診治對象是雲南省基層監獄的服刑人員;這裡忙碌的工作人員有專業醫生,也有監獄民警;他們既要像社會上的醫院一樣治病救人,也要像普通監獄民警一樣嚴格執行國家刑罰、教育改造罪犯。9月4日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來到雲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,探訪這所特殊醫院里的醫生和病人。
  據該院政治處主任訾小雨介紹,近年來,該院收治的病犯數量逐漸增大,在雲南省司法廳、省監獄管理局等上級機關關心支持下,2013年10月31日,雲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病犯醫院建成並正式啟用。醫院從過去的暫時看押、治療,轉變為按正式押犯監獄的要求進行監管改造和疾病治療;由以往的疾病治療為主,轉變為疾病治療與刑罰執行並重;由“醫院管理模式”轉變為“監獄與醫院並行的管理模式”,實現了工作職能、管理模式、工作重心上的“三個根本性轉變”,也從根本上解決了過去病犯監區關押能力不足、設施設備簡陋、警戒設施薄弱、管理難度巨大等諸多實際困難,實現了分類關押、分類管理和分類治療“三個分類”。
  “中心醫院警官給予我們親人般的溫暖和關懷,我們只有好好改造,才對得起良心。”該院一監區服刑人員劉成對記者說。
  1993年出生的劉成,2009年因犯故意殺人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,現在中心醫院服刑,其主要職責是輔助醫生、護士做好日常護理工作。
  “社會醫院的病人住院有家屬陪伴,或者由家屬花錢聘請專業護工進行護理;而在監獄醫院里這些都是不可能的,日常輔助護理就靠這些服刑人員護工進行。”該院一監區監區長晏和勝說。
  “我喜歡護理,這是一項實用技能,出獄後用得上。醫院對我們的考核管理制度能激勵我們不斷提升自己,更好地服刑改造。”劉成自信地對記者說。
  在雲南省第二監獄服刑的鄧琳,現年37歲,因患有艾滋病和乙肝,今年4月送往該院接受治療。他說:“楊副監區長是我的再生父母,如果沒有他冒險相救,我現在可能已經沒命了。”
  “鄧琳是一個典型的高危傳染病犯,入院後,一天突然嘔吐,嘔吐物死死堵住了氣管,醫生用各種救護方法均無效,情況非常危急。楊副監區長戴著橡膠手套,用手為他開放氣道,摳出嘔吐物,這讓我驚獃了……”劉成回憶道。
  劉成口中的楊副監區長名叫楊鋒,畢業於大理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,年僅31歲,一直在監區臨床一線工作,主要負責艾滋病犯治療、管理和心理疏導工作,大家都稱他為艾滋病犯的“守護神”。
  據瞭解,中心醫院搬遷之後,收治病犯數量快速攀升,收治範圍覆蓋雲南省基層監獄、昆明市區部分看守所。“今年年內我院計劃完成全省基層監獄飲食從業人員健康體檢,建立全國艾滋病檢測實驗室信息管理系統,爭取10月順利通過艾滋病確證實驗室的驗收考核並正式掛牌投入運行,這將領先於全國監獄系統同類醫院。”訾小雨說。
  (文中服刑人員為化名)
  (原標題:治療與刑罰並重 監獄與醫院並行)
創作者介紹

高鐵

tnuinnjdq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